RSS
 
當前位置 : 主頁 > 綜合資訊 >

18家機構預測5月宏觀數據:房地產“穩”字當頭 解決債務須管住貨幣

時間:2018-06-09 08:54 瀏覽:

(圖片來源:全景視覺)

記者 李曉丹 實習記者 杜曉雨 價格指數上漲、固定資產投資資金受限、債務違約風險持續曝出,這是5月宏觀經濟的顯著特征。資金收緊與債務違約仍然是宏觀政策最重要的參看指標,關鍵還是流動性,貨幣政策微調與控杠桿并重,這樣的政策信號也更加清晰。

“經濟觀察報月度觀察”由《經濟觀察報》發起,每月進行一次。本次共有18家機構參與月度宏觀數據預測。國家統計局從6月9日開始陸續公布CPI和PPI等宏觀數據。

物價溫和 PPI反彈

蔬菜、水果、豬肉價格繼續回落,石油、鋼鐵價格還在一路上漲,5月的價格格局與4月相似。

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預測,5月CPI、PPI分別同比增長2%、3.8%,價格增速小幅上漲,短期內無通脹之憂。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則預測,5月CPI上漲1.9%,PPI反彈至4%。不過,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CPI的預測則是小幅下降至1.6%,一個重要的理由是,截至5月20日,22個省市平均的生豬價格和豬糧價比繼續下跌,創下2015年以來的新低。

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依然是PPI反彈的主要原因。在生產資料價格中,石油價格環比大幅上升,漲幅達到7.6%,林產品、農業生產資料、黑色金屬、化工產品價格環比漲幅都超過了1%。方正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宏觀分析師楊為敩對油價的預測是,可能會在一個季度之內升到90-95美元/桶。

“PPI和CPI剪刀差現象或將再現。”連平說。

國家統計局6月1日公布的PMI為51.9%,比上月高了0.5個百分點。莫尼塔研究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表示,“這與4月以來財政、貨幣政策的邊際松動有關。”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認為,去年冬天的限產和補庫存會支持二季度的工業生產反彈。

但鐘正生表示有兩個分項數據值得警惕:一是,小型企業PMI重新降至50以下,而且還是發生在5月開始實行增值稅下調的情況下,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近期信用收縮的壓制;二是,建筑業從業人員指數降至接近兩年最低,新訂單和業務活動預期指數也均有回落,這預示著基建增長不甚理想。

房地產“穩”字當頭

5月30個大中城市的房地產銷售同比跌幅收窄至16%,土地拍賣價格也一路上漲,但同時今年前幾個月的固定資產投資是9年來的新低。

政策和資金是影響房地產和基建的關鍵因素。

銷售放緩與融資收緊繼續加大開發商資金壓力,地產銷售增長從去年12月以來連續放緩,房地產資金來源當月同比增速也已連續兩個月為負。

國金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邊泉水表示,商品房銷售增速繼續下行, 銀保監會收緊房地產融資渠道,房地產投資資金來源受限,對房地產投資帶來負面影響,不過,土地購置費依然對房地產投資形成支撐,5月房地產投資溫和回落。 

鐘正生認為,一二線城市由于限價政策價格上漲不明顯,但是土地溢價持續上漲,這讓房企轉戰三四線城市,這也意味著三四線城市的房價還有上漲空間。

蘇劍表示,房地產市場在當前的狀況下,更需要“穩”字當頭,泡沫要控制在一定程度,在“擴內需”進程中,要更加嚴密的關注房地產市場動向,防止資金大幅流向房地產市場。

基建方面,對地方政府融資行為的規范還將繼續影響地方公共項目(包括PPP項目)的融資。“隨著地方公共項目逐步復工、PPP項目庫清理接近尾聲,再加上去年基數較低,5月基建投資可能有所反彈。”鐘正生說。

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高級宏觀分析師王靜文預測,5月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由10.3%回落至9.8%,同時1-5月固定資產投資預計同比增速由7.0%微降至6.9%。汪濤的預測是,5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小幅加快至7-7.5%,年初至今的同比增速持穩于7%。

貨幣放緩之后

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觀察到的貨幣政策調整是:過去10年中國的廣義貨幣M2翻了4倍,還不包括影子銀行,而今年實施的資管新規意味著影子銀行將趨于萎縮,而央行也不再公布M2目標增速,當前的M2增速已經從過去平均的15%降至8%左右。

貨幣投放放緩,債務風險格外引起關注。依賴于舉債的地產和工業增長將再度面臨回落壓力,全社會的新增融資和債務利息需要償還,信用風險顯著上升。

通常情況下,降低債務的方法主要有四個:一是降低利率,也就是降低債務的擴張速度;二是減記債務,減少債務的總量或者擴張;三是增加通脹,也就是增加名義GDP總量;四是提高經濟增長的潛力。

姜超表示,過去幾年中國的債務率雖然上升速度下降了,但絕對水平還在上升,債務問題并沒有解決。其實原因也非常簡單:利率降低了,通脹和房價預期起來了,誰不想找銀行多借點錢?

“要真正解決債務問題,必須管住貨幣、提高效率,這意味著供給側改革的重心必然會轉向去杠桿和補短板。”姜超說。

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預測,5月M2同比增速穩定在8.3%,信貸投放約1.1萬億元,社融規模約1.2萬億元。

不過,降杠桿的同時也需要保證必要的流動性,今年4月的降準就被看作是央行及時采取措施對沖流動性風險。汪濤預測,貨幣政策還會相機而動,6月底或7月初央行可能降準。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也認為,央行會有降準操作,但是不一定是在6月。

“6月美聯儲很可能如期加息,人民幣對美元仍有貶值壓力,外匯占款繼續小幅增加。”連平說。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預測,2018年美元將在高位震蕩后重回下行通道。

 
河北11选5平台出租